麻豆漫画app

0 Comments

这是一把灰色、古朴的剑。

徐小受已经注意它好久了。

从第一次见面,他就有将之拔出来的想法。

和苏浅浅的“墓名城雪”截然不同,同样作为名剑,徐小受却感觉顾青一的这一把,更加神秘。

如若没有“感知”,只凭灵念,他甚至完没法窥探到剑鞘里头的丁点气息。

顾青一清开了二人,便是在众人瞩目之下,缓缓拔剑。

“嗡——”

剑身摩擦着剑鞘口,拉出一串刺耳长音。

众人同样翘首以盼,想一窥名剑的真实面目。

却是不曾想,这剑拉出来,里头还有绷带!

徐小受:“……”

这是怕剑身着凉了吗?

镜头中的红裙少女气质飘然

裹得如此严实。

场下众人同样眸色有些失落,也不知道顾青一是对出于对剑身的保护,亦或是对其他人的安问题有所顾虑。

总之,一窥庐山真面目的想法,俨然落空。

剑身出鞘,众人的失落还不曾褪去,却见顾青一突然反手执剑,一把将这缠绕着白色绷带的名剑,给狠狠刺入了顾青三的胸膛。

霎时间,所有人眼珠子凸了出来。

徐小受:???

“使不得啊!”

裁判脸色都绿了。

这不是亲师弟吗?

就因为战败了,必须要亲手结果他?

顾青三本就抽搐的身子猛地一凝,血花绽放后,如被敲昏了头的将死之鱼般,尾部开始剧烈拍打地面。

下一秒,顾青一猛然抽出剑。

那一缕还泛着光泽的剑念直接被一把带出。

“铿——”

剑念还未被抛远,顾青一已然执剑劈下,瞬间整片宴客厅响彻恐怖音浪。

澎湃的剑气肆虐而开,徐小受身子一矮,抢先将地的顾青三给抱起挪开。

不曾想,怀抱中,竟然有着三个人。

徐小受:???

裁判看着他,眼珠子一瞪。

九剑客顾青二视线在其余二人身来回流转,一副“你们多管闲事”了的模样。

顾青三倒是依旧昏迷,就是伤口被三人这么一挤,血柱又开始飚射。

“我多余了。”

徐小受嘿嘿着松手。

实话实话,顾青三毫无防备状态下,他还真不能让这家伙就这么死去。

但显然,还有两个人也是这般顾虑。

视线回转。

那造成了恐怖剑浪迸发的,赫然是被一剑砍成了两截,继而力量撑不住炸开的剑念。

徐小受着实有些惊诧。

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能用剑,便是直接将剑念给斩断的。

“嗤~”

顾青一的剑显然也不好受,在回弹过后,一声嗤响,剑身的绷带竟然裂了开来。

这一刻,宴客厅所有人尽皆心头一悸。

徐小受离得近,能十分清晰的看见这灰朴之剑,像是被解开了封印一般,泄露出一股灰色的邪气。

仅仅这么一个瞬间,他便是感觉脑子里头的七情六欲,一下子都被调动。

继而像是欲念被捣碎一般,思绪错乱,灵台处便是涌现一股狂暴的原始**。

一道金光从胸口裂开,徐小受差点便是昂首变身。

“徐小受!”

就在这时,身后蓦然传来一声呼唤。

徐小受一时惊醒,回首,却见木子汐已经来到了场中,一只手摁着自己肩膀,另一只手已经化作粗壮藤蔓。

藤蔓底部很尖,看样子是要插进什么地方。

徐小受:“……”

“你干嘛?”

“没、没有。”

木子汐一脸无辜的将藤蔓化作小手。

不知道为何,吞了“世界源点”的她对生命气息十分敏锐。

当看到徐小受胸口裂开的金光,再察觉到这家伙有些紊乱的生命波动后。

脑子里头,莫名其妙的便是浮现出来一个金色巨人的身影。

直觉告诉她,徐小受定然是有些不对劲了。

若是按照他的情况发展下去,恐怕这宴客厅……

嗯。

也许不止是宴客厅。

可能在座的各位,都要炸!

“你没事吧?”木子汐拍着手退了退。

“无碍。”

徐小受蹙眉。

仅仅一眼,自己竟然差点化身狂暴巨人?

顾青一的剑,未免也太可怕了!

看他这绷带的性质,显然和自己那封印之戒差不多,都是有着压制属性。

而缠绕了整个剑身的这把剑,仅仅断裂了那么一丝,便有如此可怕力量,这要是部解开……

“它叫什么?”

徐小受看着顾青一面无表情将剑身插入了剑鞘之中。

他能看见,绷带断裂之处,灰色的雾气还在翻涌着,像是里头封印了一个魔头一般。

这把剑,就连展露的那一丁点剑身颜色,都是这种邪恶的灰色!

“邪剑,越莲。”

顾青一收剑入鞘,接着抵腹一吸,将残余在空气中的灰色雾气通通纳入自身,然后打了个饱嗝。

“你很厉害。”

他由衷赞叹着,又问道:“方才那道金光,是什么?”

显然,徐小受能察觉到这把名剑的不对劲。

顾青一,也从方才那道金光中,感受到了磅礴的狂暴力量。

这股力量若是释放,恐怕方才小师弟根本就坚持不了那么久。

有可能仅仅一剑,甚至是一拳……

“宗师之身。”

徐小受大大方方的承认了。

底下众人得到肯定,终于是直接沸腾了。

“真是宗师之身!”

“我的天,这徐小受,忒夸张了,这下我服了,从今日起,徐小受就是我的偶像!”

“谁和我抢徐小受,便是和我有不共戴天之仇。”

“胡说,哥哥是我的!宗师之身,难怪哥哥这么强壮呢!”

“……”

“受到钦佩,被动值, 626。”

“受到夸奖,被动值, 223。”

“受到爱慕,被动值, 2。”

“宗师之身吗?”

顾青一心下有些疑惑,他印象中的宗师之身,似乎并没有徐小受这么夸张的功能。

但是纸得来终觉浅,也许真正的宗师之身,便是有着这般伟力?

“厉害。”

他再度称赞一声,便是越过了徐小受,走向台下已经被抱走的顾青三的方向。

“你不挑战我吗?”

徐小受回眸问道。

如果是先前,他或许还觉得和这三剑客交战,可能会提前花费掉一些气力。

但见识过顾青三的实力之后,徐小受已经没了这个想法。

这三个剑客,估摸着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剑道。

顾青三的“无剑术”好巧不巧,刚好给自己的《观剑典》给克制了,这才导致了战斗结束的十分突兀。

但剩下的这两人,一看就不是“无剑术”的修习者。

要是能和他们也各自打一架,说不得还能偷师到更多的东西。

“不了。”

顾青一摆摆手,“小师弟伤得十分严重,我要先带他走,回去疗伤。”

九剑客顾青二有些意外的看着自己手的丹瓶,然后再看向顾青三身已经快要痊愈的伤口。

这家伙,除了神智还不清醒,哪里需要疗伤了?

徐小受一听便也知道是托词了。

急着回去?

干什么?

他眼珠子一转,道:“如若你是想回去研究那剑念,那还不如直接战我,我现场给你演示!”

顾青一脚步一滞,终于缓缓回头。

这一刻,徐小受十分清晰的看到了他眸子中的战意,但是这家伙却依旧还冷静得可怕。

“你很强。”

“但我们的战斗,显然不会是在此地。”

徐小受一个挑眉,不明所以。

但他也没有继续劝说。

离开了也好。

也许此刻交战,他还真不一定有十足把握,能拿下这人,以及这剑。

但是……

“你想清楚。”

徐小受大声喊道:“也许下一次见面,你已经不配我出剑了。”

咔!

场石化。

所有人都看着二人喊战,明明一开始还听得热血沸腾。

但没想到,徐小受喊着喊着,竟然又一句骚话将画风带偏了。

这家伙是真的自负啊!

哪怕是终结了顾青三,但方才那惊鸿一瞥的名剑,连不是剑修的青年辈,也是察觉到不对了。

这徐小受,真的如此有把握,连那诡异的邪剑,也能一起拿下?

顾青一唇角一掀,沉默半晌,忽尔笑道:

“天桑郡太小了,你,记得走出来。”

“如果可以的话……”

他声音一低,自笑一声,继而认真道:

“白窟,只是一个开始。”

“我在东域之巅的葬剑冢,等你!”

好家伙。

徐小受承认,这一刻连他自己都被震到了。

顾青一的自信,和他往日见过的其他人完不同。

他有着极为正统的剑道流派出身,手持名剑,更加是有可能藏着一身精绝的实力。

仅仅一言,徐小受便感觉自己成了蝼蚁。

而对方,便是立在天空之巅的存在。

可望,却不可即。

看着这家伙手的名剑,徐小受却突然想到了那日抢夺“墓名城雪”的蒙面人。

依照桑老的意思,名剑二十一,蒙面人不可能旨在一把。

而今天桑郡,刚好是“圣奴”的近期活跃地点,两把名剑却又这么送了入来。

徐小受不觉得这家伙能强到连蒙面人都一剑斩掉的地步。

他好心提醒道:“小心点,天桑郡虽说是个小地方,但卧龙凤雏不少,我遇见过好几个了。”

“这里并不太平,保管好你的剑。”

“别下次见面,两手空空,那样我会不好意思出手的!”

顾青一嘴角一抽。

他还没没说话,徐小受又看向了九剑客。

嗯,准确来说,是那个硕大的插着九把灵剑的剑轮。

“你也一样。”

“你背的这玩意,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了,小心招蜂引蝶。”

顾青二:“……”

“你小子!”

他看向身侧走来的顾青一道:“大师兄,我去给小师弟报仇!”

“不。”

顾青一制止了他:“现在不要出手。”

“你不信我?”

顾青二眉头一皱。

顾青一摇了摇头,他回望过去。

宴客厅本来一分为二,一半是酒席,一半是擂台。

然而此刻,在徐小受疯狂的攻击之下,这里已然面目非了。

酒席被压缩了三分之一,余下的大半个宴客厅泥土翻飞,深坑满地,简直就像是个灾难现场。

“你觉着,这地儿适合你发挥吗?”

“且不说徐小受的真实实力如何,要想逼出他部的东西,这场地定然是不够的。”

“再者说,你若是要出剑……”

他视线落到二师弟背后那柄长相十分优雅的红剑。

“师父说了,出来玩,不要伤及无辜。”

顾青二撇了撇嘴。

他看向酒席前的众人,心道真是无语。

结果最后竟然因为这些咸鱼,导致自己不能给小师弟报仇?

报仇是小事……

不能和这徐小受交战,他心痒得很呐!

“有的是机会。”

顾青一拍着他的肩膀,道:“你现在在这里,等徐小受结束之后,也去拿下五个名额,毕竟我们还是要进白窟的。”

“你呢?”

顾青二一下子听出了大师兄话中有话。

“我先带着小师弟回去研究一番。”顾青一道。

“你要研究剑念?我也要去!我破地儿我不想待,我要学剑念!”

“乖,你在这里。”

“我不,我要学!”

顾青一头疼了。

“剑念我又不是不会,只不过这家伙运用的方式和我不一样,我要先去搞明白了再说。”

“之后教你们不就是了?”

“再者说,你去有用?”

“你学会剑念了吗你!”

“额。”这一下暴击伤害,直接给顾青二怼得哑口无言。

他神色一黯。

“好伐。”

“安静待着,别冲动。”

顾青一抱起小师弟,五指捏起了一个剑诀,猛然刺入这昏迷之人的胸膛。

继而将血液磨成纹,暂时封住了那另类的剑念气息。

“小付城主,我需要先行告辞了,抱歉。”

“无妨。”

付行笑着招呼他离开。

随后,才将目光放向远处的徐小受。

眼角余光处一片狼藉,哪怕他刻意视而不见,也依旧落入了视线之中。

“果然如此,我就知道……”

“还好,万幸的是,没有出人命。”

“要是‘葬剑冢’的人在这里死了,城主府……也许天桑郡估计都要不复存在了。”

他招呼一声,裁判已经不用他示意,便是从戒指中摸出了半炷香。

“还有人要挑战吗?”

先前炼灵道的问话,还有人意动。

但此刻这一问,竟是有人直接给笑出来了。

“裁判真会开玩笑。”

“要不,您去?”

裁判:“……”

他脸色一绿,差点将这说话之人给扔到台。

然而细细一思,方才那一道剑念,哪怕自己用灵元覆盖住了手掌,依旧被一掌穿透。

他看向废墟中的徐小受。

明明这家伙已经是一个血人,还表露出了十分虚弱的状态。

但内心深处,裁判也不由得怀疑了起来。

“连剑宗都打不过这家伙。”

“我这个纯粹的宗师,去了,真的好下场吗?”

第一次,裁判觉得自己出现在这个宴客厅,有些资格不足,甚至是稍显多余了。

“咳咳。”

徐小受咔出了血,虚弱道:“真没人挑战我了吗?”

众人:“……”

“受到怀疑,被动值, 1212。”

“徐小受,别装了!”

“方才你不还谈笑风生,邀战顾青三的师兄么?这下怎么了,后劲来了,伤势这才发作?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底下众人大笑。

这家伙装得未免太假了。

明明就是宗师之身,明明有超强的恢复能力,却还在装成一只弱鸡。

真不清楚世界怎么会有这种贱人,打赢了堂堂正正下去不好么,非要继续虐菜,真是的!

“你叫什么?”

徐小受见用计被识破,心生不爽,猛地撇头看向那笑得最凶之人。

场面瞬间雅雀无声。

明明一秒还有人张着嘴巴,下一秒便是连被呛到想要咳嗽,众人都强忍着一声不吭。

卧槽!

忘了这是一个会把人从下方拎去狂揍一番的狠人!

“收到诅咒,被动值, 1221。”

“我我,我……是谁并不重要!”

“重要的是,此地已经没有了擂台,你不能乱来,更不能抓我去!”被盯住的人慌了。

徐小受眸子一亮:“是哦,没有擂台,那就是说,到处都是擂台?”

他前迈了一步。

人群瞬间恐慌着撤退。

“卧槽,不要过来。”

“徐小受,放过我,我只是一个灵境,我不配和您打!”

徐小受笑着道:“你看我,我更弱,我只是区区元庭。”

“……”

这一下,场人都感觉自己都受到了嘲讽。

“受到诅咒,被动值, 1240。”

“真欠揍啊。”

九剑客顾青二坐在桌子旁,要不是大师兄那千叮万嘱的不要场,他此刻都要忍不住了。

守夜则是在主桌前看得乐呵。

他算是瞧出来了。

徐小受猖狂是猖狂了点,但他的猖狂,和别人那些自以为是的不屑是截然不同的。

这家伙,俨然是利用自己的实力,将恃强凌弱表现到了极致。

但是一台,这货却又是谨慎无比,还有各种手段可以去应付各式各样的敌人。

“针不戳!”

守夜暗自点头。

如果仅仅是只有“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他人的惊慌失措”这么一个怪癖的话,对红衣这个组织来说,是完可以接受的。

甚至,这就是一个完美人的存在!

毕竟,红衣里头的那些个家伙……

啧,不说也罢。

“灰雾人……”

守夜又想到了徐小受先前的那番话,他看着场中的喧闹,眸子忽然沉寂了下来。

“徐小受,对于鬼兽,你又知道多少真相呢?”

……

嗒。

当最后一点香成烬,徐小受摇着头苦笑离去,临行还不忘嘲讽。

“你们这帮弱鸡,真的是太不给面子了。”

“多好的剑道交流机会啊,我都说了不杀你们,却不好好把握,真的是……”

真的是,让我多赚点被动值不行吗?

可恶!

众人纷纷为徐小受让路,心道我信了你的邪!

顾青三被玩坏了的下场就在前面。

您叫我们如何相信,您话语中的“交流”,和我们平日里的“交流”,会是同一个意思?

“哟,又回来啦?。”

木子汐笑看着徐小受归来,她可能是场中为数不多看着徐小受赢会开心的人了。

“你又拿到了五个名额!”

“五个?”

徐小受忽然一顿,有种看到自己账户缩水的紧张,猛然回头。

“付行,我这一场是十个名额的吧!”

众人尽皆一愣,却见付行无奈点头。

“那就是说,加前面,我已经有十五个名额了?”

付行不言,头再一点。

“可恶……”

“受到诅咒,被动值, 1240。”

众人只觉自己再度被言语攻击了。

区区一个人,何德何能,竟然能掌握十五个名额之多?

这简直是不把别人当人看啊!

就连天桑城五大家,目前也才各自拥有五个名额,他徐小受一个人,抵得过一半?

“忍住。”

“不能冲动。”

“就让他再最后嘲讽这么一句吧。”

“十五个就十五个,就当是被g……小偷偷走了吧,将这瘟神送走,下面才是我们的舞台!”

“嗯呢,宗师之身,宗师炼灵,宗师剑道……又如何?人一辈子能掌握的技能不多,他徐小受做到这个份,我已经够敬佩了。”

“总不至于炼灵道、剑道都拿完了名额,他还会是宗师炼丹师,宗师灵阵师?”

“呵呵,兄台你夸张了。”

“这特么要是还有,徐小受就不能叫徐小受了,我宁愿称他做徐爹,甘拜下风!”

“不至于,说不定人家真的还有手段呢?”

“有?我特么倒立拉屎!”

“……”

“受到轻视,被动值, 123。”

重新坐下,徐小受轻舒了一口气。

和顾青三的战斗,说实话,精力真的耗费了不少。

主要是前头大意了,被轰得有点惨。

好在“生生不息”不仅将他的肉身恢复,连带着精气神也是被强自拔了起来。

“不能松懈!”

徐小受拍了拍脸颊,暗中瞥了一眼张太楹。

然后发现这家伙竟然一直盯着自己?

“你好呀?”

“第二次见面?”徐小受咧嘴一笑。

张太楹:“……”

“受到诅咒,被动值, 1。”

他瞥过头,低声对着身侧的人开始吩咐起了什么。

“要搞我了吗?”

徐小受唇角一勾,没有多虑,继续看向了高台。

高台……实际已经没有了。

那一片废墟之,徐小受走后,下一个去的,便是那九剑客,顾青二。

所有人看着这人,脸都僵了。

一把名剑,外加八把品阶尽皆不俗的灵剑,还是顾青三的师兄。

众人可不会因为顾青三倒下,而对那家伙有任何轻视之心。

剑宗,外加“虚空凝剑术”,再加“无剑术”、“无有剑流”、“点道”……

只能说,顾青三的倒下,只是因为他遇到了一个更加变态的徐小受,并不是他本身并不变态。

而作为一般变态的师兄,顾青二的实力……

终于还是有人去挑战了。

然而,一指。

顾青二啥都没出,就用了一式剑指,便是在众人的惊哗声中,将对手灵剑生生劈断,继而停在了那人的咽喉处。

场面再度安静了。

不信邪的再度去两三人后,众人终于彻底沉寂。

今年剑道比试,因为白窟的开启,变得太恐怖了!

这完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战。

连徐小受都是有些失望。

他渴望有一些隐藏的黑马,能逼得这顾青二出一下剑,最好是把那名剑给亮出来。

然而,果不其然,没有人有这份实力。

“顾青二,胜!”

作为亮出了点到为止战斗艺术的人,众人没有客气,填满了十条假命之后,将顾青二给送下了台。

如此,余下的众人,还可以争夺五个名额。

百剑修,争夺明明二十的名额数量,到最后仅剩五个的时候。

其战况之激烈,连徐小受都觉得惨不忍睹。

一番血腥过后,大战总算结束。

脱颖而出的,赫然便是四个先天剑意。

而在其中,来自天桑郡的,却仅仅只有一个。

“白窟,真的吸引到了太多的强者啊……”

徐小受感慨一番,便是再度收拾着衣物,望向了付行。

“剑道比试,结束。”

“丹道比试,开始!”

在幕后期待已久的一个个温文尔雅,但是有着花白胡须的老家伙总算是走出了来。

“来了!”

“青年辈中的比试结束,老人家要出场了。”

“送走了炼灵道和剑道的大魔王,终于要迎来让人心旷神怡的炼丹道之战了吗?”

心旷神怡……

付行听着这般言论,嘴角狂抽。

少年们,你们怕是噩梦未醒。

天知道,我当时邀请徐小受过来的时候,仅仅只是想让他参加炼丹道的比试呀!

所有人翘首以盼,渴望在今夜高价拿下天桑郡最顶尖炼丹师们的得意之作。

豁然间发现,在这一群老头之中,还夹杂有一个青年辈的身影。

“这是……”

众人揉着眼睛,不信邪地再度望了过去。

下一秒,所有人面容都惊悚了。

“徐、徐小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