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c影院 葵花

0 Comments

《溟洋无光天劫雷》《坎水九灭天阴雷》《坤土化虚混沌雷》三雷中,叶江川微笑一下,稳了!

铁真其实战斗经验不足啊,没有怎么动手过。

被叶江川三雷打中的铁真,顿时身雷霆四起。

在他身上,立刻魔影闪烁,对抗这个雷霆。

猛然他大吼道:“圣道荣耀,影群魔黄泉极道!”

影魔宗超凡圣法《影群魔黄泉极道》

瞬间一道影子,将他和叶江川连接在一起,两人一下子都是一动不能动。

谁也不能动,部僵直!

铁真拼命喊道:“射他,射他,快射他!”

在他呼喊之中,王柔然悄然出现。

铁真冲着王柔然喊道:“快,仇眦小箭、愁凄小箭、诀别小箭、无伤小箭,快射他!”

这才是铁真的杀手锏,一直让王柔然躲着,现在出手。

山野溪水间光脚美眉戏水湿身照

但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,王柔然一动不动,她只是一个傀儡,那里会什么小箭,根本无法射箭。

铁真顿时忍不住哀嚎一声:“不!”

王柔然的傀儡,拼命的想帮铁真,但是它那里会什么小箭,情急之下,咔嚓一声,粉碎。

铁真哀嚎之际,然后一愣,说道:“傀儡?逃了?”

他以为王柔然逃跑了,背叛了他。

这时叶江川身上响起梵音:

“舍利坚固金刚身,虚空可坏此不朽。”

他连续变化法术,最后《舍利坚固金刚身》发威,立刻破影魔宗《影群魔黄泉极道》,破开这个链接。

于此同时,叶江川一指铁真。

“一点金阳九霄空,大日光明无量火”

《大日光明无量火》

“那叱眼晴,金刚正焰。咬定牙关,赤心片片。”

《金刚正炎赤心火》

“彤云叠叠耸奇峰,焰焰流光热凝翠。”

《焰焰流光热凝翠》

“烛龙吐焰扶桑滨,金乌啄火焚空旻!”

《扶桑炎极养金乌》

“金阙晓钟玉阶仙,火凤傲尘九重天!”

《火凤傲尘九重天》

五种火焰齐出,太阳之火,佛心之火,专破邪魔,心灵爆破,火灵焚烧,最后火焰转化,不信烧不死你!

铁真拼命挣扎,但是三大雷法效果还在,他逃不掉,顿时被火焰点燃。

在这火焰之中,铁真发出惨叫,身躯完的燃烧起来,血肉飞灰,骨骼消散,最后只剩下一个骷髅头落体。

最后一刻,猛然在铁真身上,出现一个气息。

这气息无比强大,应该是他师父给他留下的保命手段,一道黑影对着叶江川就是冲去。

只要冲到叶江川身上,铁真所受伤害,都是转移到叶江川的体内,铁真完好如初。

在此关键时刻,叶江川身上响起:

“黑蚁旋磨千里错,巴蛇吞象三年觉。”

《巴蛇吞象须弥间》

巨蛇悄然出现,蛇头足足有丈许,张开大嘴,一口将那黑影吞下,送入不知名时空。

铁真身上,一个老者怒吼道:“不!”

但是没有任何办法。

九霄云外,大战的两个法相,大魔神马勒库坦一声哀鸣,立刻消散,铁真战死,失去支持。

太乙阴洛叶蛰神将落下,耀武扬威,看到叶江川喝道:

“小辈,做的很好,下次请我,我必出战!”

然后他也是分解,化作五路道兵。

这五路道兵都是无比枯萎,然后收入叶江川的兵符之中。

这个需要灵石支付酬劳的,五行合一,必须支付三十万的灵石融合费用。

但是叶江川现在身上一个灵石都没有,根本无法支付,幸好师父已经支付一次融合费用,不然立刻道兵造反。

那铁真残余的骷髅头,突然开口说道:

“为什么?柔然她背叛了我,为什么?”

叶江川看着他,缓缓说道:

“王柔然没有背叛你,她过去刺杀我,已经被我所杀!”

听到这个消息,铁真好像一愣,但是好像十分欣慰。

“原来如此,你顺着她的踪迹找到的我?”

“对,正是如此!”

“叶江川,叶江川,我要死了吗?”

叶江川看去,骷髅头其中魂魄尚在,但是铁真死定了。

他点点头说道:“对!你要死了!”

“我真的要死了吗?”

“不,不,我命由我不由天!”

骷髅头好像还在怒吼,但是却声音越来越小。

叶江川长叹一声,说道:“对不起了!你死定了,我可以为你超度!”

“不,不,我不要死,我不要超度,我不要!”

铁真好像怒吼,但是他的魔气越来越弱,马上要死了。

“唉,我好像回到了铁岭城,那时候,多单纯啊,多开心啊!

叶江川,是你对不起我,你抢走了我的赵暮雪,你绿了我,是你对不起我!”

听到这话,叶江川无语。

“算了吧,不重要了,赵暮雪根本看不起我,她看不起任何人,她只是为自己而活,我真的羡慕她!

叶江川,我也羡慕你,你还是那么年轻,可是我已经老得不行了……”

这难道是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?

叶江川过去开始念经。

“尘归尘,土归土……”

“不,我不要听这个,不求往生,死了就死了,我的一生不亏,魂飞魄散我不怕!”

“我命由我不由天!”

但是魔气越来越淡……

“叶江川,我要死了,我求你一个事情!”

“你再说一些那个话语,我靠你的我命由我不由天,得到了一切。

你还有这种话语吗?

再说两句,让我听听,我太想听了,求求你了……”

铁真哀求起来。

叶江川看着他,长叹一声,想了想说道:

“王侯将相,宁有种乎。”

铁真重复道:“王侯将相,宁有种乎。”

“宁为玉碎,不为瓦。”

铁真一愣,说道:“这个,我听过,不算,从来……”

“我要这天,再遮不住我眼,要这地,再埋不了我心,要这众生,都明白我意,要那诸佛,都烟消云散!”

“天不生夫子,万古长如夜。”

“天若弃我,天亦可欺,世若遗我,世当戮灭。天弃世遗,诸天幻灭,古今贯穿,唯我独立,此身不朽,万古诸天破灭!”

前世的记忆,叶江川找了几句大忽悠的装逼话,说了起来。

铁真默默的随着叶江川念诵。

这魔气还不消散……

他还死不死啊?

叶江川想了想,继续念经:

“尘归尘,土归土……”

不把他超度了,叶江川总是不放心。

在叶江川的超度之下,铁真被他送入冥河,归入轮回。

在消散的最后一刻,铁真还在念叨着:

“我要这天,再遮不住我眼……”

就此消散,铁真,死!